安苒

全职/aph/史宅/懒癌晚期

Turnover 【国设金钱/短/完】

W:

Free talk: 这次我尝试了以西方人的立场去解读时事以及立场。考虑了很久还是决定保留部分英文原文,这次终于有注明大概翻译考虑到有部分陌生词汇【? 但感觉大部分人都能看懂吧 但无论如何你知道的。



啰嗦一句背景是发生在1月10日奥巴马的Farewell Party,我也只是大概看了一眼新闻就即兴写出的这一篇,所以我真的好不负责任∠( ᐛ 」∠)_

唔...是个生涩的小故事,以及我不觉得所有西方人的看法都如同我文中所写,但大部分相似吧,出于想要尝试的想法就有了这一篇。以及少主说出的话也未必是他的真心话,欢迎评论如果有任何问题~

声明我不拥有黑塔利亚任何角色。
分级依旧全年龄。

...

阿尔弗雷德很多时候并不是一个很难读懂的人,well...only if you insist, there is definitely something more significant behind his name. Alfred Jones, as well as the United States of America. [1]但这并不意味着琼斯先生是一个肤浅直白的人,与之相反,他可以轻松做到为了目标不择手段,曲折是非清白,也同时可以用最暖人心脾的笑容做出最丑陋漆黑的交易并不以为然。他是虚伪小人但他身披荣光。

他只是选择去让你看懂,因为琼斯先生知道你、以及你们无可奈何,因为正义用强大书写。

如果说欧洲代表着西方世界里代代传承里打磨出来的文化瑰宝以及经历血与火后还残存着的荣耀精神,那么相比于阿尔弗雷德血脉里仅流动着的半个欧洲血液,他显然更具有冒险精神与拥有更充沛的想象力,曾今的金发少年敢于叛逆敢于为了新生斗争,搏杀出一条路为自己正名。

与其他曾称霸过这个世界的绝对力量相比,比如说王耀,这个有着温润眉眼的东方男人曾睥睨天下,他曾头戴冕旒以一人之力推动和影响着世界数千年,相比之下阿尔弗雷德匮乏着王权,或者说这个西方人从未有过机会头戴皇冠加冕为王。

于是他以民主与自由为头衔,成为近现代的无冕之王,推崇肌肉与霸权,他重新为世界制定规则。

The person who decorated his crown with democracy and freedom. Vise versa, these concepts also formed his flesh and bone.[2]

他把世界玩弄于掌股之上,顺他者昌逆他者亡,阿尔弗雷德用正义粉饰着他的血腥手段让世界臣服在他脚下,他可以面不改色录一段令人涕下的视频作为证明播放给国民就为了一个合理的战争借口,他正面是正义凌然,影子是奸佞小人。

But frankly speaking, what are you gonna do about it? He is the ruler of this world. [3]

然而就在所有人几乎都认定阿尔弗雷德会继续他的野心的时候,那个遥远的东方古国却同时借着同样一场战争玄妙莫测的崛起开来,一路汹涌而上已然威胁到这个有着American Dream雄心勃勃的世界霸主,令人惊奇的是,东方人同时在说他的中国梦。

Alfred, the US, is greatly threatened by the fact that China not only has woken, but stood up.[4]

想到这,阿尔弗雷德头痛更甚,他代表美利坚但同时他分明感受得到美利坚人民的意志,金发男人经历过无数次上司换届,但没有一次能使得他如此焦灼不安。

这也许会是一次动摇根基的换届。

金发男人摘下眼镜抬手揉了揉鼻梁,一股难以消除的酸涩感从内心蔓延到全身,无论是或不是,他无法否认的,他有过那么一瞬怀疑自己的认知定位。他明白从他诞生算起他的利益中心始终是那一小撮企业家与军火商,但即使他满口谎言,阿尔弗雷德也靠着自己摸索出来的多数人参与、服务精英的体系走到了今天的强盛。但这个再过10天就会成为自己新上司的人是一个有着毫无政治经验的成功企业家,他拥有野心无疑是很好的,但管理国家并不是儿戏。在这个阿尔弗雷德认同的体系运转下、在所有美国人参与的情况下,这个人被提名并投票表决出来,金发男人愕然。这个人的所作所为让他由衷的恐慌,就像他崇尚的利益至上反过来倒打一耙,然而这次是换做是他,作为无能为力的一方。

“我没想到我们的美利坚小英雄会一个人在这。”清亮的男声打断了阿尔弗雷德越陷越深的思绪,而东方人难得的故意读不出气氛。

得体的西装领带,比起西方人通常健硕有余的身材,这身衣服更衬的王耀身型挺拔修长,柔和精致的五官带着得体的笑意让阿尔弗雷德看着莫名心烦。他恨极了王耀对于所有事务看似温和妥协实则绵里藏针的样子,尤其是在他趋于暴怒烦恼的边缘。

阿尔弗雷德实在没有心情给这个东方人一个官方性的笑容,“我也没想到会在这个farewell party会见到你王耀,难道是上司邀请你来的?作为一个special guest?Anyway, it doesn't matter. I'm not in the mood for socializing."[5]

阿尔弗雷德没由来把满心抱怨撒在王耀身上,一双碧蓝色眼眸锋利如刀,比起他所谓的宿敌伊万,他甚至更恨眼前人,金发男人不懂韬光养晦,只是他无论如何看不得任何人凌驾或者有着能够凌驾于他之上的力量。

而王耀看上去并不为之所动,甚至笑意更甚,琥珀金色眼眸泛起波澜,看上去淡然无害。“我知道你在为着什么困扰,阿尔弗雷德”黑发男人走近美利坚化身一小步,谨慎地在不侵害他私人领域的同时拉近了一丝距离,目光微微上倾对上阿尔弗雷德暴风雨来临前一般晦暗不明的神色,“就当我王耀说给你阿尔弗雷德一个人听。”

阿尔弗雷德顷刻之间听懂了王耀的意思,一丝犹疑划过他的脑海,但他不明白王耀此时意欲何为,但单听来讲,总是无害的不是吗。

东方人启唇,“我相信你知道伊万一贯的心思,他的归属是欧洲,只是你不容他,他也只得通过跟我示好来跟你分庭抗礼,”王耀安静的说着,明明是一针见血的话但透过东方人淡然平静的嗓音像有魔力一般让阿尔弗雷德糟乱的心思稍趋淡定,“你的新上司虽处事稍过,但对于跟伊万的沟通来看,还是颇有成效的不是吗,商人重利,你也知道如果伊万真的倒向你,对你来说只好不坏,你还没忘是谁给你提供的阿富汗地图吧,中国有句俗语叫塞翁失马焉知非福,也许你的新任上司给你带来一些有益的改变也未可知。”

阿尔弗雷德挑起一边唇角扭曲出一个怪异笑容,双手防御性的交叠在胸前,“王耀,你到底想说什么?别告诉我你大老远来就是为了告诉我那个新上司和那个俄国佬有多好,还是为了看我的笑话,王耀你安的什么心,嗯?”鹰一样尖锐的目光扫向王耀,他生性多疑,金发男人从来不信平白的善意。

东方人微微瞪大了双眼,对上阿尔弗雷德极具怀疑的神色像是放弃一般,几次想要张开嘴说些什么却总觉得实在没什么必要,自嘲一样弯起唇角,王耀首先断开与金发男人的眼神接触,无奈地摇了摇头,转身就想要离开这个火药味十足的疯子。自己本来就是抱着不被接受的准备,他太过了解阿尔弗雷德高傲的性格,只是杯酒入腹,再加上许久没看他如此纠结不安像雏鸟一般的神情,心生不忍,想要出于中间立场劝慰提醒他一句却不料遭此态度,他本是不应该,现下更是不必。

而没当东方人走回一步就被一股蛮力扯住手腕,王耀心生不悦,皱着眉头就想质问阿尔弗雷德,曾经的东方帝王也是骄傲的存在,送出的好意不被接受他也必然不会低头,但当他看到阿尔弗雷德焦急的样子与散尽硝烟的清透双眸他恨不得骂自己,他无法拒绝这样的阿尔弗雷德,同样的眼神他在1784年见过一次,昔日金发少年诚恳的模样像是穿越时空再一次依稀浮现在他面前。

“...抱歉王耀,你知道我不是这个意思。”金发男人轻轻把后背靠在墙上,似是借力,于王耀眼中阿尔弗雷德少见的暴露出疲劳虚弱的一面,尤其是在他面前。

阿尔弗雷德手稍稍施力牵引着王耀走到他的面前,“如果你不介意,可以继续说下去吗?”如同海洋一般碧蓝色眼眸凝视着东方人暗色的眼睛,王耀叹息,“阿尔弗雷德,我真不知道自己做了什么孽。”

金发男人今天首次扬起来一个勉强可以看成是开心的笑容。

”...于我来说,伊万作为一个能源出口国长时间来看是不会轻易放手与我的关系,所以就算你和伊万关系的改善,很大程度上与我没有太大的利益牵扯,最多你的上司政策上反华,”黑发男人无所谓的耸肩,“但是那不是你家惯有的吗,口号喊得响亮但交易额只多不少,”王耀勾起唇角,一丝笑意绽放开来,“世界需要你和我的合作。”

王耀过于了解阿尔弗雷德和美利坚,事实上作为一个走过五千年岁月的化身,他太过了解大多数人与事,但碍于他的特殊身份,他不能够完完全全把自己的认知想法和盘托出,尤其是在阿尔弗雷德面前,他就算作为个人,也只能点到为止,理解与否就看对方。

阿尔弗雷德此时有些难以言喻自己的感受,王耀像是在跟他说一切都会好起来,一切无需担心,看上去空洞乏力的话他却用事实与合理预测填补进去,他的恐慌被理智性的安抚下来,但他不明王耀为何这么做,他知道东方人如他一般,向来在国家利益面前不徇私情,本质上来说,恐怕王耀也并没有私情可徇,至少黑发男人不会在言语上承认。

But who knows, everyone may just get emotional sometimes. [6]

阿尔弗雷德无疑需要思考的事情太多,领导人换届不仅仅是国内政坛上血液更新,同时也极大影响着国际形势,但就在这个场合这个地点他只想活在当下。金发男人双手轻轻环住王耀,稍微收力就把面前人拥入怀中,酒香缠绵着茶香组合成中国人独特气息,阿尔弗雷德有些贪婪的低头嗅着,无视怀中人并不激烈的挣扎,他的头痛似乎缓解了大半,他甚至有些不明白为什么王耀不是一身铜臭味,明明把金钱利益挂在嘴边,而当他真正走进王耀,他接收到的永远是东方人不自知的沁人心脾的恬静气息,阿尔弗雷德思绪乱糟糟的游离,半晌,金发男人咧嘴一笑似乎想到了什么有趣的事情,轻凑到王耀耳边。

“无论如何,你别妄想着逃离我的视线王耀。”阿尔弗雷德笑的越发狡诈,他双手扶着王耀的肩膀拉开一些距离。

黑发男人挑了挑眉,示意他说下去。

“We are described as the world's most important bilateral relationship of the century."阿尔弗雷德照本宣科,“We are adversaries, but also partners."[7]

“所以,”阿尔弗雷德像对待珍宝一般捧起东方人线条分明的秀丽脸庞,“我会与你纠缠到世界尽头,在此之前,我绝不会消失。”把挑衅用誓言的方式念出,阿尔弗雷德曾笼罩阴云的眼眸重新洒满了星辰,他看着东方人眼神带着促狭的笑意,低下头郑重又柔和的吻上了王耀形状好看却凉薄的嘴唇。

在世界经济全球化的同时也注定了王耀与阿尔弗雷德的纠缠不清,一荣俱荣一损俱损,但没错,阿尔弗雷德骄傲如斯,而王耀走着他的复兴之路,利益争夺不会停歇,但争权夺利的方式也不仅仅有斗得你死我活一种。

“Toast to Barack Obama."[8]

———END———

1. 如果你坚持的话,阿尔弗雷德琼斯确实代表着更重要的东西,美利坚联合众国。
2. 那个把民主和自由镶上王冠的人,同时,这两个概念注入了他的血肉。
3. 但直白来讲,你又能怎样呢?他是规则的制定者。
4. 阿尔弗雷德,美利坚,被中国崛起的事实威胁。
5. 无论怎样,我没有社交的心情。
6. 但谁知道呢,所有人都有情绪化的时刻。
7. 我们被描述为本世纪最重要的双边关系...我们既是对手也是伙伴。
8. 向奥巴马举杯。

评论

热度(16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