安苒

全职/aph/史宅/懒癌晚期

【联耀】我的老师们。

阿诺:

*学生视角。


我是一名来自中国北京w国际学院分校高中部一(15)班的学生。


作为一座出色的国际学校,我们的班主任是一位英国人。顾名思义,他教英语。


不得不说他确实有一口正儿八经的翻译腔,训斥我们的时候那腔调便愈发明显。


“先生们,小姐们——你们这次的期中成绩可不近人意。”亚瑟•柯克兰老师靠在讲台上,食指和中指的关节处叩击着桌面,挑高了自个儿原本就很浓郁的眉毛,“成绩,成绩——听到没有?你们这次的成绩简直差强人意,不过可值得表扬的是你们的英语成绩一直很稳定,当然,这主要是因为你们的班主任是个英国人,不过你们的班主任教的好也是功不可没的——瞧瞧、瞧瞧你们这副不知悔改的样子,不许笑!再这样下去我非得找你们谈话不可。”


柯克兰老师继续挥舞着他手中的年级排名表,定神看了一眼我们的平均成绩,叹息道:“先生们,你们的化学成绩简直差的令我心痛。让我猜猜你们会不会在心中埋怨是化学老师教的不好?可别这么想,好孩子。即使他是隔壁16班的班主任,他应该、大概、也许不会有差别待遇的,听见没?”


他的最后一句话的腔调太过曲折,听起来有些滑稽。我们懂了他的话外音,笑嘻嘻地嚷嚷着听见了,并在下节化学课时当众埋怨化学老师不好好教我们。


“这可不是件值得嬉笑的事情,孩子们。”我们的化学老师——也就是伊万•布拉金斯基老师嘟噜着,摇了摇那他那颗奶白色的脑袋,“你们居然把这种事埋怨在我的头上,可真令人不爽。这次的试卷很简单。有些题目甚至是涉及到初三时学过的基础题——比方说,门捷列夫是哪个国家的人。令我吃惊的是你们居然真的有人不知道,瞎填一气!让我们来瞧瞧这些另类的答案,有人居然填写了英国。我的小上帝们呀,那可不是道尔顿。或许是你们对你们的班主任太过有好感了吧,可你们忽略了你们亲爱的化学老师。你们居然丝毫没有在意过发明元素周期表的门捷列夫和你们的化学老师是同一国籍!我想这该是你们的初中老师没有教好的缘故吧?”


他在两侧座位的间隔中来回行走着,他那条缠绕着脖颈的围巾近几次掠过我的鼻梁,毛茸茸的小毛线飘散在空气中让我禁不住打了好几个喷嚏。布拉金斯基老师转头看了我一眼,那眼神似是埋怨我的唾液沾染上了他的围巾,我有些抱歉地对他笑笑,他便将头转过去,继续指责着我们。


“——好极了,还有些可爱的小家伙们填写的是美国。你们的化学老师不是阿尔弗雷德那个蠢货,听见没有?再犯这种低级的错误,小心你们的小脑袋,因为它很有可能被水管敲打。”


而阿尔弗雷德•F•琼斯是我们的体育老师,一名刚大学毕业的美国小伙子,充满了年轻的朝气。


琼斯老师和布拉金斯基老师的关系恶劣是公认的,他们也确实是十分的爱国,可这不是双方因为民族纠纷而用水管和左轮手枪在校外的小巷子里来回比划互相痛殴的原因。


琼斯老师比我们也大不了几岁,刚开学时很快就和我们打成一片,胆大的女生向他讨要电话号或者是QQ号,他也干脆大方地将自己的fb账号和美国的家庭住址还有座机电话也一并告诉了我们。同时他还让我们一定要翻墙上fb看看他刚毕业时的照片,因为特别帅。


记得有次下雨,室内体育场又在整修中,琼斯老师驱赶走要来占课的班主任,在我们在教室里讲段子。结果他发现有位同学不听他的段子而是在写英语卷子,他很生气,就把卷子抢过来看,然后问道:“这卷子是你们班主任出的?”我们点头称是。然后剩下的20分钟他就在黑板上验算了各种式子,告诉我们班主任出难题时,答案通常是A。


我们都叹为观止,纷纷称赞琼斯老师真是有才能。琼斯老师骄傲又假装谦虚地摆手:“没有啦,其实很容易猜到的。对了,你们美术老师曾经好像说过,你们班主任喜欢把答案定做A的原因是他暗恋的人的姓和名中都有这个字母诶,也不知道那个蠢蛋是不是在胡扯。”


我们顿时尖叫一片,八卦的心在四周迅速蔓延,立马有人和同桌互相推测着谁的名字符合这个要求,眼睛里都散发着兴高采烈的光芒。


“嘿!别这样!”琼斯老师连忙制止了我们的行为,我们顿时制止了声音,生怕琼斯老师会埋怨我们瞎推测别人的情感,琼斯老师却继续说道:“你们要猜也拜托下课猜,好么?这可是体育课——也就是我的课,尊重下你们帅气的体育老师,好么?在我的课上谈论其他老师的名字可会让我伤心的!”最后一句话掺合了撒娇的意味,软绵绵的语气让我们连声说好。他满意地点了点头,并嘱咐了我们,如果猜到哪个人符合姓和名都有字母A的要求,一定要去告诉他。


末了,趁还有段时间,他干脆教起我们英语,当然,是美式的。和班主任是完全不一样的风格。琼斯老师甚至恶搞了口音,教我们的美式英语甚至参杂了俄罗斯中国法国的口音,听起来有点倒有些像河南话。直到下课,我们都一直互相嚷嚷着这几句英语,逗的对方哈哈大笑。要是让柯克兰老师知道了,怕是要连声埋怨我们不肯听他那正儿八经的英语课,而是去学琼斯老师这莫名其妙的不知道是哪国的语言了。


“孩子们,不得不说,你们的英语可真烂。”路过教室门口的美术老师啧啧作响,“告诉我,你们的英语是谁教的?”他和班主任是死对头,所以他期待我们说出柯克兰老师的名字,但我们却默契的齐声喊道:


“体——育——老——师——”


不得不说我们真是乖巧极了。


说到美术老师——弗兰西斯•波诺弗瓦老师,他是个浪漫的法国画家。他是个有情调的男人,他可以在苍白的画纸上创造出美丽的图案,靓丽的色彩充斥着眼眶。他偶尔会送给一束娇艳的玫瑰花给碰巧在走廊上碰到的女同学 ,并称赞一句对方的眼睛最匹配这束花的艳丽,即使他几乎对所有女性说过。


柯克兰老师对此不屑一顾:“不过是一个法国老流氓罢了。”


柯克兰老师喜欢挤压我们的美术课,这也是众所周知的。对此,波诺弗瓦老师表示了多次抗议。


“小亚瑟你凭什么天天占哥哥我的课!”


“因为高考不考美术。”


“我可爱的女同学们也是需要美术课来放松放松的!谁要天天看你这张长满粗眉毛的脸!”


“可恶!这个混蛋在说什么!那她们也不愿意看你这个满脸胡渣的大叔啊!麻烦尊重一下女士们的审美好么!”


“胡说!哥哥我的魅力是无人能敌!小亚瑟你可不能因为在女士中没人气而随便胡说啊!”


“你才没人气!你全家都没人气!!”


然后他俩争执不下,干脆这节美术课改成了投票课,让我们匿名投票更喜欢哪个老师。结果波诺弗瓦老师仅一票之差输给了柯克兰老师,于是波诺弗瓦老师气呼呼的去找艺术班的学生们寻求安慰了。 柯克兰老师的脸上浮现出一抹高深莫测的笑容。事后他才表明那多出的一张投票是他自己写的。


心机眉。


没过几日,我们便嬉笑着问两位老师你们为什么天天吵架呀。波诺弗瓦老师神秘一笑,假装偷偷摸摸却刻意放大声音:“当然是因为你们班主任抢我对象啦!”


我们“哦——”了一声,并拉长了尾音,只当他们在开玩笑。


然后只见班主任红透了耳朵,大声嚷嚷:“死边儿去儿!王老师是我老婆!”


随后便是死一般的寂静。


紧接着刚刚准备进门逼问柯克兰老师为什么要占用他的体育课的琼斯老师也懵逼了。


随后班主任羞的双手捂脸夺门而出。


很快弗兰老师也追了上去:“卧槽小亚瑟你千万不要想不开自杀啊!”


后来琼斯老师也反应过来朝着相反的方向跑去:“臭狗熊你他妈搁哪儿耍呢!亚蒂真的是情敌啊卧槽快和我组队干架啊!”


不得不说……幸好王老师那天请假在家看厨王争霸。


而王老师是我们的历史老师,大名王耀。


他是具有书生气的老师,博览史书,能从元谋人讲到宇宙大爆炸。除了课本上的内容,他不愿意和我们讲欧洲史,只和我们谈论中国古代史,当我们想询问无关中国史的问题时,他总是摆摆手,说反正学校里外国老师那么多,你们随便找个问问呗。让我们萌生了把女方弄怀孕了还不愿意负责的即视感。不负责任这一点从请假看厨王争霸和世界杯这一点就很能说明问题。


而他甚至让我们上课时把窗帘拉上,门关紧,然后用投影仪放三国演义的电视剧给我们看。并嘱咐我们一定要小声,不要让校长看见,结果高呼着“诸葛孔明好帅啊啊啊啊啊啊!”并且猛拍桌子的只有他一个。


王老师对于恋爱方面是个零,这是学校公认的事物之一。然而,双11的当天,柯克兰老师一进教室门就摇头叹气,痛心疾首,我们连声问发生了什么事情,柯克兰老师抽抽噎噎地半天才挤出一句失恋了。


我们沉默了。因为老师没有用英语回答我们,所以这应该是真的,而不是为了锻炼我们的听力。


随后,一个女同学怯生生地问:“是不是昨天王老师发了朋友圈说他要结婚了?”


柯克兰老师点头称是,抹了抹脸上的水,末了反应过来,一脸狐疑:“等等你怎么知道?你不是寄宿么?你哪来的手机上网?而且你居然加了王老师的微信?你还视奸他???”


那女同学吓得快哭了:“老师我错了!!但我视奸王老师只为了撮合你们啊!!我是站朝耀的啊老师!!”


于是柯克兰老师就没没收她的手机,也没叫家长。


噫。


而我们没有手机的学生们还是不明真相的吃瓜群众,直到波诺弗瓦老师借着上美术课的名义给我们解答——居然没被柯克兰老师占用,看来柯克兰老师真的心如死灰了。


波诺弗瓦老师点开微信朋友圈,把王老师其中某一条消息点开,把手机递给我们传阅,然后自个儿悲痛欲绝地演失恋了。待手机传给我时,我看到被备注了“哥哥的小甜甜~”的人发了一条消息。


『终于要结婚了,太不容易了!』


我们哑然。不知道该怎么安慰面前这个高呼着“哥哥我悲伤到金发都不闪烁了”失恋的老师。只得对他传递最真诚的哀悼。


下课后,男生们负责互送悲伤到想要裸奔的波诺弗瓦老师回到教室宿舍,我们女生则暗搓搓地询问了在天台上猛灌伏特加的化学老师和猛灌可乐然后喝得满嘴打气嗝的体育老师作何感想。


“结婚?那又能怎么样呀☆”布拉金斯基老师笑得眼睛弯弯的,折射出深紫色的光,“嘻嘻嘻又不是不可以离。”


我们小心翼翼地继续问道:“那如果……不离呢?”


“我不介意把王老师扛回家然后用武力迫使他离呀嘻嘻嘻~”


琼斯老师马上附和:“盟友!你这话深得我意!”


他们击掌而合,勾肩搭背地商量下班后去哪家酒吧浪。


不得不说他们的关系什么时候那么好了…………


隔天。


“诶?”王老师懵了,“是我妹妹要结婚了啊,怎么了么?为什么你们的班主任没来上课啊?诶?16班的班主任也没来上课?体育老师也?艺术班的同学们集体失学?怎么回事?等等为什么怪我啊!”


tbc.


我希望我高一的班主任是亚瑟。谢谢。

评论

热度(249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