安苒

全职/aph/史宅/懒癌晚期

《利益往来》小感·黑三角杂谈

茶燃:

非常感谢瑛的长评XD高兴的手舞足蹈以头抢地不能自抑……(喂)


阿米和苏总又极端的相似也完全的不同,同样对地位权利的追逐,把世界当做游戏残酷的摆弄棋子,但性格上却是完全不一样hhhh阿米米这娃最开始对老王就是小屁孩的一见钟情感,不过最开始就像是小孩商店里看到了一个心爱的玩具就是想要的心理,结果没得到的恋恋不忘。对于进入霸权争夺中的小孩对于感情其实可有可无,但由于没得到,所以稍微有些在意。可是这娃没想到的是自以为清醒的感情游戏玩着玩着,老王还没上钩他自个儿先认真掉进去了,等他真的想认真对待时老王已经和苏总站一块去了。其实这娃负面情绪产生的很多,只是一看到老王的时候瞬间忘记了……所以金钱看起来是比较甜,大概有种虽然你对不起我(。)还背叛我(。)但是既然你和Hero又好了,那我也不跟你计较了(。)的豁达心理。


说白了就是,这娃掉的很深了,但一直以为自己在坑外头……


苏总的话,这厮从小就看着老王无比强大的时代过来,有一天这座大山倒了有种打了翻身战的感觉,最开始注意到老王他抱着的心理就是和阿米抢玩具。


不管出于战略上的目的还是这种坏心眼他都觉得勾搭下自己邻居是件很有必要的事情,其实这个游戏里到现在应该算是他赢了,老王心里最记挂的就是他这位好同志,可是因为他自己的多疑又敏感硬生生的又把人推开。国家立场身不由己,可是他却觉得绝对的控制才能得到一切,就把自个儿作的BE了……


而他这份不安全感,其实老王也是有责任的……因为这厮活得太久对万事都太淡定了,心里惊涛骇浪但老王一点都没有透露给苏总过,一点点都没有。这让苏总产生一种一直在玩单机游戏的感觉,而且老王也着实不能给苏总他想要的一切。苏总希望圈着老王,老王自个儿想发家致富而这势必影响苏总的利益,就是闹掰了瞬间一拍两散……


苏总立场上他也是很难过的,他完全不知道自己已经得到了,在他眼里的老王也是特别残忍的,无论他做什么都得不到任何回应,在很早之前他也绝望了,就是那种你不要那我也不要了的情绪。


这么一想,这三只注定走不到一块啊……


最后再来抱个!瑛儿么么哒!!


外加,这么好的文笔来写文吧!嚎叫着!!


瑛步花间:



写在前面的(废)话:


一直都很喜欢茶燃亲的《利益往来》,也一直都对黑三角都有着特殊的喜欢,所以动笔写下了这篇类似读后感的杂谈,一来支持茶燃亲并表达对《利益往来》喜爱,另一方面也算抒发一下对黑三角的种种感受。


注意:1、本文三次元无关,仅针对《利益往来》的黑三角,请勿混为一谈;


2、本文发表自己个人的评论与感想,冒犯请见谅。


那么正文开始~既然《利益往来》之中第一个出场的便是阿尔,那么此篇杂谈也以阿尔起步吧~




阿尔


我喜欢夏天,喜欢它蓬勃的朝气、鲜艳的色彩和热烈的繁盛,可能正是因为这样的缘故便让我爱屋及乌的喜欢上了阿尔,这个如夏热情的大男孩。


最顶尖的力量如同骄阳炫目;最嚣张的气焰宛若炎风灼灼;他自称hero,因为他的确有改变世界震慑世界的勇气和实力;他飞扬跋扈,因为他着实有在每事每样中把自己的利益牟取出最大化的能力。包括他对耀的感情。


我必须承认,对普通人来说都可遇不可求的“感情”,对于国家化身的他们来说真的是在模糊的意像中都万分奢侈的。所谓的感情纤弱的像缠着两个陌生人的蜘蛛丝,任何一方只要想动就很快分崩离析不复存在。


但我相信,文中的阿尔是唯一一个敢握紧这跟蛛丝只为把耀缠住绊住的人。


不同于伊万机关算尽步步为营下的分合,阿尔与耀之间的联系是直白到令人无语——没错就是用利益铺出来的。在敌对阵营的情况之中因为国家因为金钱因为利益而产生的建设性关联,尽管阿尔一厢情愿般的迷恋和憧憬不合时宜地混在其中让耀不解不语,但这种在契约上建立的关系却因为这种坚持的固执而产生淡淡的暖意。


——“别担心,Wang,Hero来了。”


——“我会让你没有轨可以出!”


——“和你培养培养……革命情谊?”


——“Wang,男人是不会放过任何一个打击情敌的机会的!”


在难以权衡的权谋会和硝烟无声的修罗场之间去谈论感情交付真心,何等骄傲,何等狂妄。可阿尔却真真切切地带着他利益化的方式和单纯化的思慕,让想要接近心上人的感情不再是天马行空;使真正靠近那个人的行动不只是说说而已。


所以,我喜欢阿尔,既然本就是无论做什么一定有所图谋,就干干脆脆地把自己所思所想告诉耀好了。


这份执着的感情是夏日植株般肆意绽放的不知自持,让周围的空气中都翩跹着它辛辣的清新香气和美妙。


 




伊万


“我真的一直都试图去靠近你,也一直在告诉你我的故事,却忽略了你内心的真正的所思所想。等我发觉时已经没有办法再去弥补这个缺陷了。”


                         ——《日出》


对于伊万的感想提笔时便自然而然般的想到了这句话,再加上题目《日出》,本就是混沌与鲜明的混合、杂糅着光亮与黑暗的时刻,在夜里是星火、在白昼是寒凉,就仿佛看见了伊万那双紫色的眼睛。


我心中的伊万,是孤独而且具有强大的控制欲的人。无时无刻不在嫉妒憎恶那些想要靠近耀的人或事,即使身边真的有了耀却又时时刻刻担心失去——“这是他的,属于他的东西任何人都不许抢,就算是王耀他自己想走也不行。”所以我眼里的伊万其实并不真正懂得珍惜,或许只是害怕失去与渴望永恒,因此将自己推向了分道扬镳的离别深渊。


对茶燃亲的作品中这样一句话有着很深刻的印象:“一味追求理想中的爱情对他们来说就如飞蛾扑火,自取灭亡。”


是的,是这样的,耀是伊万走过太多漫漫长夜里遇见唯一的一抹烂漫星光。那么美,却又那么远。伸手又触碰不到。可是贪恋着他的那华贵璀璨的光芒,又做不到飞蛾扑火一般追赶。赴汤蹈火在所不辞的坚持没有、深情款款坦诚相待的赤诚没有,但最了解耀的理想、耀的信仰的人是伊万,幸好他们还怀抱着同样的信仰,才让红色的纽带让我们紧紧交织在一起——“所以你也要一样,王耀。陪我在这条道路上行走下去,直至灭亡……”


我不知道当耀离开时,伊万是不是毫不犹豫地把伪善温和的外壳剥得一干二净,但里面不曾见人的东西一定是如怪物以惊人的速度膨胀生长吧。残忍暴戾地要把一切关于耀的过往现在甚至将来全部毁灭,而随着阿尔的助力和耀的决绝,使他越发像个蹒跚的盲人,粗暴地跌撞着离以前的路线越发偏远,也再也找不到原来的心路。


 




耀君


茶燃亲你让我说耀君什么好(严肃脸)。


他完完全全就是什么都好!!!(捂脸)


英俊,人妻(不好意思在我心里耀君是受:-),上知天文地理下懂鸡毛蒜皮,上得了战场下得去厨房。追求者中外皆而有之,但不管是谁要是真能娶到(误)那何止是人生赢家简直走向人生巅峰了……我本来就是耀厨,茶燃亲这篇文让我的病情恶化了,所以加油更啊让我天天有耀吃……(自己滚)


我承认,会深爱耀君的确有很大一部分民族自豪感在里面(什么鬼),但我更倾慕的是他坚强的性格。


他活的太久,见过太多,身边种种小到斗转星移大至沧海桑田他都经历过。在时间无涯的荒野里,他曾做过庙堂之高的帝王,长歌倚楼盛世无双;也曾当过低至尘埃的囚徒,飞鸿絮尽挥笔成殇。


兄弟反目刀剑相向时,他看见昔日稚气犹存的面孔满是嗜血的杀意;


国事初平百废待兴时,他体会对手博弈,步步惊心千算万计的忧患;


垄断遏制险象环生时,他吻别昔日的战友,于炮火连天中结束一段不思量自难忘的无话凄凉……


如今的他仍是一人在不曾平坦的发展道路上踽踽独行,身边的所谓朋友所谓战友换来换去毫无定数,他亦然习惯了这种孤独。


有时我会傻傻的想,他会不会偶尔顾影自怜,叹息鲜血染红的艳牡丹,听着充斥枪响的夏鸣蝉,感受萧萧肃肃的秋凌风,目送一纸苍白的冬雁雪……但即使难过了,痛心了,他仍会在须臾之间便把这些负面狠狠收回,以最坚强最坚定的态度面对未知与未来。


他不是至善至美的谦谦君子,却总能让人心向往之,他坦然的面对、他坚持的姿态、他泰然的气度、他洁净的孤独……曾经的伤痛疤痕成就了他今日的荣光勋章。


我珍惜窗外的万家灯火霓虹流彩,我欣赏一花一草溪风夕月,在你构建的国度之中幸福并感激着你给予我的一切。庆幸自己还有几十载纵情,能在渐次将流年渲染的同时一起见证你的成长、你的强盛。


——end——


 




评论

热度(265)